Skip to Header Section

精彩绝伦的芬兰手工家具

作为芬兰最具创意的设计师之一,Timo Niskanen以一系列精彩绝伦的手工制家具回归本源,Josh Sims报道

by Josh Sims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赫尔辛基一所学校的工作室内教13岁的孩子如何使用木材和金属,对于Timo Niskanen自己和他的学生而言都是一种教育。这位产品设计者玩乐高积木长大,并感叹年青一代转而不再进行手工制作。“主要问题是他们没有制作工具,特别是居住在最大城市,意味着他们见不到别人亲手制作,”他提到。“我记得我父亲所有的工具都存放在车库内,他也在那里做东西。孩子们还是愿意学习的,但这些技能正在丧失,因为没有在一代代之间得以传承。”

在一定程度上,Niskanen的求学经历激励了他采用更为DIY的手法并专注于灯具设计。几年前他以自己的获奖品牌Benchmarked打破陈规。每把椅子(虽然Niskanen喜欢称之为“服务概念”)都有一条代码或二维码,以手机扫描后可以进入横跨该产品全寿命周期的虚拟现实导览——了解它是如何被制作的,谁之前拥有它,它曾被放置在哪里,诸如此类。他的另一个设计Change,是一台投币式工作灯:这是一个机智的、提醒人们节省能源的视觉设计,它确保你会为了拿回自己的钱而不忘关灯。

这些理念非常适用于公共场所,但并不那么适合家庭环境,它们也不那么商业化,” Niskanen坦诚。“虽然我已在米兰、纽约和柏林等地进行展览,[此类作品的]开发过程依旧艰难。”事实上,其难度甚至一度让Niskanen考虑退出设计界。值得庆幸的是,他改变了主意并于近日推出了Himmee系列,这是他首个较少概念性、更适宜居家的照明设计:1950年代风格黑白悬叶的Lento吊灯,还有以精心挑选的对比材质制作的Filly落地灯。

事实是,互联网和社交媒体意味着像我这样的设计师可以绕开中间商——和五年前相比现在可以更容易地做出产品,”他解释。“这也让我们得以发出自己的声音。这意味着产品成为关键。我不能说这关乎品牌,因为品牌其实就是我个人的代表,这和大公司们使用的经过计算的营销手段关系也不大。”

这一趋势来得相当及时。“人们现在对艺匠作品、手工产品变得更感兴趣,”他指出。“这些产品中包含着灵魂,从制作者那里直接购买产品可以感受到更多诚意—— 也真实得多。”当然,他那些更适合家庭的设计也确实是好东西:秉承斯堪的纳维亚式的简约美学,同时仔细权衡材质的适用性,这已成为Niskanen的招牌风格。

“我对天然材质有着强烈偏好——木材、玻璃、水泥——因为他们让人感觉更温暖,”Niskanen解释道。“即使混凝土非常扎实,但若以半成品的形式呈现,可使设计更为平易近人,更人性化。”这些设计成果也部分反应了他的老派作风,坚持以各种形状的聚苯乙烯泡沫为每个作品手工制作模型。他的Toad台灯,在最后设计定稿前经历过20多次修改,定会成为未来的经典之作。

当你做出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的时候,见到自己的成果会无比喜悦。这是光在计算机上看得不到的体验,”Niskanen表示。“我认为如果亲眼所见可以做出更好的产品。你一定能更快领悟到设计中不合理的地方。我的目标不是推出只有几年好光景的产品,而是超越时间的永恒设计。”

创作照明作品就像创作小型雕塑,而椅子则更像一件工具——它必须坐上去舒适——所以在设计过程中有诸多限制,”他继续说道。“但照明工具赋予你自由——无论是形状,还是发光效果。”

点击了解芬兰最新购物资讯

点击查看芬兰购物退税信息

x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