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牌时装屋的远大前程


这一季巴黎时装周,Bouchra Jarrar展示了她加入Lanvin后的第一个系列;Anthony Vaccarello也发布了他接替Hedi Slimane后的首个Saint Laurent系列;Pierpaolo Piccioli前者留在了Valentino独掌大权,Maria Grazia Chiuri成为了Dior首个女性创意总监

Kirk Liu ,

人们永远无法跟上时尚界瞬息万变的脚步。

你可能还没有从Demna Gvasalia和Balenciaga的微妙联系中回过神来。这一季巴黎时装周,在Alber Elbaz离开了他一手扶持的Lanvin后,Bouchra Jarrar展示了她加入Lanvin后的第一个系列;Anthony Vaccarello也发布了他接替Hedi Slimane后的首个Saint Laurent系列;以及,在合作了而是五年后分道扬镳的前设计师组合Pierpaolo Piccioli和Maria Grazia Chiuri,前者留在了Valentino独掌大权,后者成为了Dior首个女性创意总监, 并在她的首个Dior秀场上为女性发声。

图:第一行

我们先从Dior说起,九月三十日,巴黎罗丹美术馆的Dior发布会上,一件印着”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的T恤,宣告着Maria Grazia Chiuri给这个法国老牌时装屋注入的一季女权强心针,“女权主义”是这个系列的最直白的主题,Chiuri也选用了最直白的方式——标语元素,你可以在这个系列的任何一个细节上看到这种独特的缀饰——胸衣的松紧带、T恤的胸前以及高跟鞋的绑带,Dior最著名的一句法语“J'adore”(Dior真我)”也被演绎成了“Ja'Dior”,人们喜爱这种语言游戏,但问题来了,这应该是这个有着将近七十年历史的品牌最佳的重塑途径吗?不得而知。

虽然整个系列只用了六个星期的时间,但Maria Grazia Chiuri将她在Valentino时期精湛的工艺带来了,轻盈的芭蕾舞服胸衣和强硬的击剑服的结合全新解读了经典的New Look,Chiuri同样带来的,不仅是她的女性话语权——DIO(R)EVOLUTION,还有Dior这一季整体年轻化,标语与无处不在的蜜蜂(令人意外的是,蜜蜂元素是Hedi Slimane执掌Dior Homme时期时的经典Logo)融入了现代主义的设计,将Chiuri重新定义的“女性角色”更加俏皮和年轻,这也许是一件好事,就好比Jeremy Scott用他的幽默感成功打造的新时代的Moschino,这也许并不是一件好事,Maria Grazia Chiuri的Dior离Christian Dior和John Galliano的Dior差了十个Raf Simons的Dior,即便这样,在社交媒体统治下的当下,我们都能坚信,不出一个月,Kendall Jenner会穿着它走上纽约街头。

图:第二行

当大家都在猜测Maria Grazia Chiuri已赴Dior,一人孤军奋斗的Pierpaolo Piccioli会不会剑走偏锋?Maria Grazia Chiuri离开后的Valentino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答案是“一样”,这本来没有惊喜,却又是最大的惊喜。十月二日的Valentino秀场,我们很高兴看到,Valentino依旧是人们心中喜爱的那个Valentino该有的样子,但这是一个序幕,Piccioli是一个崇尚朋克的无政府主义者,这虽然很难在他的新系列中传递出来,但他的浪漫主义渗透着着六十四个造型,Piccioli大量解读了荷兰画家博斯Hieronymus Bosch的《人间地狱》、《失乐园》等名作中的元素,他连接的是中世纪时期的文艺复兴,在曾经的主打长裙上加入了更多几何刺绣艺术元素,剪裁更加利落,还有更多粗暴手法的细节过渡了组合时期的Valentino式优雅,就像Pierpaolo Piccioli 发布预览前所说:“若要重新出发,必须摒弃某些思想包袱;若要重写历史,首先要将其抛之脑后,只留存个中精髓,以轻快地步伐前行,享受蜕变的美妙过程。”

图:第三行

九月二十八日,巴黎Abbaye de Penthemont,新一季的Saint Laurent秀场外点亮了一个巨大的YSL灯牌,是的,“Yves”回来了!Anthony Vaccarello从Yves Saint Laurent 一条1982年的裙装开始解读全新的Saint Laurent,他在这条裙子上找到了豹纹,找到了廓形,找到了羊腿袖。“我很谨慎地去把握,不会搞得很疯狂,”Vaccarello说,对比起Hedi Slimane极其富有争议的八十年代grunge摇滚,Vaccarello的Saint Laurent显得柔和了许多,如同他在自己同名设计师品牌的系列一样,性感是关键词,大量的薄纱和半抹胸皮裙是Vaccarello吸纳了品牌历史后的重造,而人人所知的吸烟装也因雪纺的面料混搭而显得更加的女性柔情。Vaccarello表示“Yves”是他本季最大的灵感来源,对于几乎被Hedi Slimane重新洗牌过的Saint Laurent(当然这也许是Saint Laurent与Hedi Slimane达成的最聪明战略),这场首秀走回了品牌根源,无疑不令人欣喜。

图:第四行

Alber Elbaz在Lanvin的14年里给这个老牌时装屋注入了太多标志性的设计,从Bouchra Jarrar执掌后的第一季来看,她打的是保险牌,并没有大刀阔斧,而是在Lanvin现有的风格代码上,带来了精致的装饰艺术,羽毛、胸花、领结、以及她擅长的垂钓细节,更多的裤装宣告着独立,Jarrar本人说,这个系列无疑是为“那些去爱并且喜欢被爱的女人们”设计的,这是摩登而强势的女性形象,却保留了Lanvin品牌里浪漫而优雅的风格,我们当然会想念Alber Elbaz的Lanvin,但Bouchra Jarrar同样也为我们交上了一份毫不费力的高分系列。

品牌的历史调性和设计师的风格个性,往往是品牌换血后最难保持的平衡,今年的巴黎春夏时装周上,我们看到的是一些同步,甚至是一些超前,不管好坏与否,这些设计师给老牌时装屋注入的新血液依旧十分令人期待。

点击查看法国购物退税信息

点击查看法国最新购物资讯

不要错过


最新



旅行百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