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插件,以确保我们在我们的网站上给您最好的体验。继续浏览该网站时,您同意使用插件。您可以随时变更这一设定,如果想要了解更多请点击以下 链接

无性别时代,你可以是任何人


回到19世纪20年代柏林,女子们酷似男人,而男人们则穿着紧身衣,那里没有批判与不屑,所有人对于“美”和“性别”的都有着超前的认识,而他们起舞的画面能让你忘却一切

KIRK,

从19世纪20年代起,柏林一直都是“白日梦之城”。

将近两百个年头过去了,作为自由国度的领头羊,推翻了《刑法》第175条,经历了“爱的大游行”,居住在柏林的人们已经开始探索“无性别文化”。

这股风潮从柏林的地下文化渗透到了时尚圈。多亏当今的数字媒体文化,一切信息的迅速分享传递使得全新一代的青年人对正在发生的事物能做出即时且独特的观点和共鸣。女权运动在时尚圈声势浩大,而无性别运动已经悄悄地在时装周上演变了好几个来回。

自打Alessandro Michel把紧身蕾丝和蝴蝶结穿在了男模身上,Gucci就成为了业内的“无性别着装”的标杆:“他可以和他女朋友一样爱好艺术,追着蝴蝶满花园的小跑。”但大多数人都忘了,真正在时尚界丢下这枚炸弹的是Jonathan Anderson,他的个人品牌J.W. Anderson在伦敦时装周上初出茅庐时,就用“性别混淆”的概念表明了自己的立场:男模们穿上了荷叶边抹胸裙,在其设计中加入了许多传统概念上的“阴柔”元素来表达反叛精神。放在两三年前,人们还会用“娘”来形容这样的造型,而在2017年的当下,性别已经不再是用来界定时装的标尺,在“美”的通感进化上,一小部分已经进入了全新的领域。Vivienne Westwood的最新的2017秋冬男装系列,并用了男女模特,模糊了性别界限,看不到男装与女装之间的疏离感,秀场结束后,Vivienne Westwood她本人说道:“这样能更好的表达你自己,不是吗?”

Palomo Spain的设计师Alejandro Gmez Palomo在陈述2017年春夏系列大片“走进异域丛林的男孩(Boy Walks In An Exotic Forest)”的概念时是这么说的:“我的热情在于那些复古的同性画报,即便这些美丽的男孩们在照片里摆出耽于声色的姿势,他们依旧是天真无邪的,他们对于自己的身体和性别有着明确的认识。”不到一年前,Alejandro Gmez Palomo在西班牙成立自己的设计师品牌Palomo Spain,刚结束的纽约男装周最后一天,他发布了这个系列帮助男人探索那些没有被广泛运用起来的穿衣方式,打破了服装性别的人为定性,除了社会,政治,知识,性别也可以是流动的。

Alejandro Gmez Palomo创立自己品牌后的第一个系列名为”Orlando”,灵感源于英国小说家伍尔夫的前瞻性作品《奥兰多(Orlando)》,小说中的主角Orlando正是性别觉醒的标志性人物,带着莎士比亚气质的流性别特点,Orlando从 16 世纪的男性转变成了 20 世纪的女性,从个人的自我意识上身到社会的人权价值,这个转变都是一个深远的觉醒过程。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能够经历到探索性别的可能性,这其中最好的映射正是对于着装的选择:你可以是想穿裙子的男生,你也可以是爱剪短发的女生,你甚至还可以是认为自己是女生却爱穿男装的男生。

走出二进制的性别选择和固化的时装思维,正是当今每个放眼长远的时装艺术家正在努力尝试的演变。社会进程影响着时尚,时尚折射出当下的时代主题,能让曾经身着衬衫和直筒牛仔裤的年轻男子走进商场在一件挂满蕾丝的紧身短装前徘徊犹豫,这是一个不小的演变;从秀场到街头,最后到每个购物者的衣橱里,这些人都正在经历着他们最先锋的时刻。美与性别都是流动的,它们不需要定性,而我们却需要对自己的身体的有着更加明确的自我认识。

人们常说时尚就是一个接着一个的轮回,“无性别”时装运动也并不是一个全新的概念。也许在二十年五十年之后,二十一世纪初的“男性主义(masculinity)”风潮摇身一变,成为了新的性别文化,走回人们视线。

点击了解德国购物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德国购物退税信息

不要错过


最新



旅行百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