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插件,以确保我们在我们的网站上给您最好的体验。继续浏览该网站时,您同意使用插件。您可以随时变更这一设定,如果想要了解更多请点击以下 链接

德味——漫谈德国腕表设计风格


德国腕表里面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工艺元素,比如德国银夹板、蓝钢螺丝和大日历,德国腕表之间,就如同伟大的德语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提出过的那样,确实存在着一种可以辨识的“家族相似”

Canghaike
沧海客,

虽然照片拍得历来糟糕,笔者却还颇认识几个混迹于摄影圈子的朋友,偶尔看他们在网上发点照片时,常见到下面有人回复:“毒,德味”。虽然大概劳动他们解释过几次,也明白大概是用来指照片里面能看出一种“德国制造的机器呈现出来的感觉”,但是不怎么会拍照的笔者压根就没弄清楚什么样的照片算有这种“德味”——最后大概只能将之归结为一种基于审美的玄学,只不过这个词儿倒是印象深刻地记住了。

可是反复掂量一番却发现,这个词儿在腕表领域或许还真能用得上,如果说到钟表发展史,英国跟法国在历史上更早起到了明显的推动作用,瑞士人尚且得称作后来居上,而德国制表业一直要到工业化之后才算兴盛,在二战后又因为历史与现实政治原因一度衰落,20世纪的最后二十年才算真正开始复兴。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德国腕表没有其独特性——事实上在如今这个高级制表业由瑞士牵头的年代,德国腕表在风格和血统上的独特性简直就像是狮群里混入了一只老虎那样明显。

德表有三宝,夹板套筒微调好

之所以能够达成这种效果大概是因为德系腕表异常突出的几个标志性元素,笔者戏称为“德表有三宝,夹板套筒微调好”。在机芯设置上,德国出品的高级腕表喜欢把四分之一的空间流出来给纤毫毕现的摆轮机构,剩下的四分之三则牢牢结合成一体,用刻以纹饰乃至黄金套筒和蓝钢螺丝的夹板全面覆盖,恰如美人长裙披挂却露出一只肩膊,两相对比之下形成独特的装饰效果,如果考虑到德国几家知名腕表的盘面都有点严肃端庄的性冷淡风格,就难免衬托出一种冰山融化的颠倒感来。而从工作状态来说,这种被称为“四分之三夹板” 的设计制作思路看似闷骚,实际上还能够让机芯更加坚固稳定,可以说是一个极其天才的发明。它来自朗格(A.Lange & Sohne,简称Lange)的品牌始祖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这位制表师对于原本是一个废弃银矿的格拉苏蒂镇影响深远,可以说亲自开启了这里成为德国制表核心的道路,也称得上是德国钟表业的开山鼻祖。

上文提到的套筒则是怀表时代的旧日遗韵,笔者这一代国人可能还会记得小时候市面上的机械钟表往往以“xx钻”来论高低,这个所谓的多少钻实际上是指机芯里面用的轴承数目,在现代制表业里面一般用人工刚玉或者人工钻石来制备,主要目的是取其耐磨属性,但是在怀表时代早期还没有发明宝石合成法的时候,这些轴承都是用天然宝石来加工的,而考虑到工业水平差距,实际上那个时代的宝石切割技术也没有今日过关,所以经常会造成一些不必要的磨损以至于需要更换轴承。为了方便起见,不惜工本的德国制表师则是以一个看上去增加工作量的方式来弥补,那就是在轴承外面加一个金圈儿,称之为黄金套筒。这种体现德国人较真儿精神的思路被无心插柳地继承下来,在宝石轴承加工水平大大提高的今日已经变成了一种纯粹的装饰,毕竟喜好黄金色泽几乎成了人类普遍审美,更别提它还标志了一种持久的德国制表传统。

至于微调,德系腕表的鹅颈微调这些年在钟表界一直是个极具特色的概念,之前曾经写过钟表的计时原理是通过恒定频率下的部件运动把时间变成一种空间量度来显示。而机芯中最核心的计时部分也是最容易吸引目光的就是摆轮系统。考虑到德国制表对于四分之三夹板的偏爱,袒露出来的那一部分摆轮自然也就更显得突出。而在游丝摆轮的设计制造上,如今高档腕表市场主流是喜欢使用无卡度游丝的,这种装置使用砝码螺丝来调整摆轮重心以控制振频,调整范围大概在一分钟以内而且相对更容易校准。但是德国制表则一反常态使用通过控制摆轮游丝长度来调节振频的快慢针设计,只不过通过鹅颈装置来避免快慢针固有的偏差问题。之所以这么干当然也是出于传统的考虑,更重要的事情是把雕刻夹板跟微调结合在一起之后就特别突出了颜值,毕竟工艺行业美即正义是不移之真理。所以不管是Lange还是Glashutte Original(简称格拉苏蒂)或者Nomos,都能看见一只纤巧如天鹅脖颈的曲线微调下面垫着精美的镂刻夹板,随着时间走动翩跹起舞,格拉苏蒂更是出乎意料地将鹅颈微调做成比翼双飞地一对儿,还大胆装饰在表盘正面,为此不惜将时分秒针干脆挤得偏安一隅,然而如此却形成了一种意外精美的工艺效果。

德国腕表工艺元素

其实除了这三项之外,德国腕表里面还有一些非常重要的工艺元素,比如德国银夹板、蓝钢螺丝和大日历。

所谓德国银其实并不是真银,而是包括了铜、镍、锌的一种合金,相比瑞士机芯更喜欢用黄铜来制作夹板,德国机芯则对于这种本土合金更加青睐,因为它除去硬度更高之外,还能够提供更高的抗氧化性。因此德国银制作的腕表即使年深日久,盘面也只会缓慢地被岁月留下一层金色而不是像有些腕表那样显得暗沉。因此可以不经电镀就呈现更持久美丽的色彩。

而蓝钢螺丝虽然是德国腕表喜欢的配置,却并非仅有德国产品在用这项技术,事实上许多腕表的指针也都经过一层烤蓝——这种技术本身并没有什么复杂原理,不过是通过对于金属零件加温使之呈现蓝色表面,以此来防止锈蚀和增加美观而已。但是简单的原理不意味着操作容易,把大象装进冰箱里大概也就是三步,但是真装一个试试看就知道了……蓝钢螺丝的制备需要经过四步打磨,之后再慢慢加热使之变色:从225 开始变为淡黄色,以下依次变为深黄、红棕、红紫、紫、深蓝,310 变为淡蓝,325 就会变为浅灰。在这个过程中任何一点杂质、油渍或者打磨不整齐都会影响最终的呈色效果;温度变化也是同样重要,比如Nomos历来喜爱的矢车菊蓝色就需要不多于1摄氏度的偏差,否则这一次烤制出来的螺丝就只能报废。从这个意义上说也是一笔不小的成本。

日历窗

说来说去刚才这些都是机芯配置,那么有没有在盘面上一望可知的元素呢?其实也是有的,虽然盘面元素更容易互相影响,但是德系腕表也有自家的拿手好戏,那就是大日历显示。虽然并非每一款腕表都配备日历窗,但是出自格拉苏蒂镇的德国腕表品牌往往都会在日历款式上采用这一设计。

通常我们见到的腕表日历都是一个小窗口,窗口下面就是标着31个数字的圆盘,由于数字多达31个所以字都写得很小,。但是大日历不一样,它是指日期数字窗口下面有两个轮盘,分别显示十位跟个位,在1-9日也并不会显示为“01-09”,而是直接把十位数字空下来代替,这种跳字方式要更加复杂但是也因此能够把数字做得更大更明显。这个功能依然来自祖师爷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易北河边森帕歌剧院里的五分钟跳字钟就是其范本。而如今的朗格品牌更是将这种工艺发挥到了极致,不但是恢复生产之后头一款Lange1系列腕表采用了偏心大日历的设计,而且这些年一直力推复杂款式,在市场上叫好又叫座的Zeitwerk系列(在中国表友群体里面爱称猫头鹰)也是一款装备了双面四数字盘的跳时表,左边两个轮盘显示小时,右边显示分钟,正下方有一根略长的秒针,传统盘面十二点位置则以动力显示取而代之。这款腕表的惊人处就在于,最后一个数字窗口每分钟都会跳动一次,十分钟会有一次右边两个窗口的共同跳动,而到了整点时刻四个窗口会同时跳动数字,这对于轮系动力输出的稳定性有着近乎恐怖的要求,更别提该系列这两年还在加报时乃至自鸣效果。从这个意义上说,一贯被认为严谨的德国人反倒输出了更加疯狂的想象力。

所以德国腕表的风味可能也就源于历代德国制表师在尊重传统之余还能发挥的独特想象力?虽然每一家成功的腕表品牌也都可以用文字做类似标榜——好罢或许我应该承认这是玄学。但是文字的力量究竟有限,而德国腕表之间,就如同伟大的德语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提出过的那样,确实存在着一种可以辨识的“家族相似”。

点击了解德国购物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德国购物退税信息

不要错过


最新



旅行百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