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插件,以确保我们在我们的网站上给您最好的体验。继续浏览该网站时,您同意使用插件。您可以随时变更这一设定,如果想要了解更多请点击以下 链接

德表传奇——朗格与格拉苏蒂


朗格的打磨细致与工艺精美程度却并不输给同级别的瑞士厂牌比如百达翡丽、江诗丹顿或者宝玑,从每一个机芯零件中都可以看到品牌对于工艺和审美的一丝不苟处

Canghaike
沧海客,

上一期聊过了德国制表的独特风味,索性也就趁着余热稍微写得更详细一点。虽然现在品牌也都集团化了,不过作为德国腕表风格的追捧者,还是有一些非常明显的审美偏好的。

德国系表厂里面最著名的毫无疑问是朗格(A.Lange & Sohne,简称Lange)和格拉苏蒂(Glashutte Original),有意思的是,这两个一衣带水的品牌恰好分属于钟表行业的两大巨头历峰集团跟Swatch集团,不过从档次上来看,朗格的档次近年来已经隐隐超过江诗丹顿,格拉苏蒂相比之下则稍逊一筹,在斯沃琪集团的地位与影响力肯定比不上宝玑和宝珀,所以要是选一个最具德国特色的高端品牌,笔者毫无疑问会把票投给朗格。

如果让笔者本人来看,在主流品牌之中,朗格的档次可以说直追百达翡丽,就算反映到品牌价格上也是如此。当然这里面或许有爱好者的心理加分,但是百达翡丽在整个现代制表史上也是值得一提的,在市场上称雄也快一个世纪了,作为曾经因为政治与现实原因中断了几十年的品牌,能够在恢复生产的二十多年内重新回到世界最顶级,固然有经营得当和财力充裕的优势,却也是德国制表传统厚积薄发的结果。

历史背景

如果要说历史的话,我们现在众所周知的德国实际上第一次成型于1871年,著名的“铁血宰相”俾斯麦帮助威廉一世统一北德意志邦联与巴伐利亚,也就是后世所谓的“德意志帝国”,在此之前德国实际上是由几百个分裂的大小邦国组成的。而如今德国头号制表重地德累斯顿就属于当时的萨克森公国。这个领土面积并不算大的公国在十七世纪初的君主“强者”奥古斯都(Frederick Augustus)是一个对于科学、艺术乃至手工业有浓厚兴趣的人。在他的治下,德累斯顿变成了富有巴洛克气息的文化艺术城市:宫殿、教堂的兴建,戏剧音乐的演出,以及著名的梅森瓷器厂的建成,都与这位性喜奢华的君主息息相关——在收藏领域这位君主的口味有点像比他稍微年轻些的乾隆皇帝,当然无论从领土还是收藏的数量上都相去甚远就是了。

德累斯顿

1728年,这位君主在德累斯顿的茨温格宫馆顶楼建立了数学仪器室,把原本的画作收藏置于别处,来给内藏地球仪和天体仪、天文和测地仪器、气压计、温度计、精心装饰的计算器、草图工具和测量器,以及精心收藏的钟表时计们腾出空间。

俗话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在奥古斯都的带动下,德累斯顿的手工业取得了不小发展,钟表业务开拓得也颇为顺利,1783年就由天文与气象学家约翰‧戈特弗里德‧克勒(Johann Gottfried Köhler)凭借自制摆钟在市内建立了报时中心,通过每天中午的钟声来为其他居民的时钟校正时间,有钱人还可以订购报时中心员工每日上门校正的服务——千万别笑,在钟表行业发展的初期,准时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追求,犹记得小时候笔者家里的老上海表一天能慢半小时,每晚照着新闻对表。

朗格先生

虽然在拿破仑占领期间,萨克森经济、人口、领土都有不小损失,不过战后一批新的企业也很快重新成长了起来,生于1815年的费尔迪南多‧阿道夫‧朗格(Ferdinand A. Lange,1815-1875)就是战后新生企业家中的一员。在外出游学后,通过与岳父公司的合伙以及从政府申请到的一笔专用贷款,朗格的表厂雇佣了15名来自格拉苏蒂的贫困学徒,这笔贷款将用于对他们的专门培训。事实上格拉苏蒂镇的钟表工业从这个项目中受益匪浅,在此之前那里还只是一个半废弃的银矿周边小镇。加上1848年以后朗格先生本人出任格拉苏蒂镇长,他的影响力对于当地钟表业是无所不在的,许多发明创造在日后都成了德国制表业血统里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比如上一期我们在文章里面提过的四分之三夹板、蓝钢螺丝跟黄金套筒——当然,目前业界最常用的摆轮合金成分配方其实也是朗格先生的发明创造。而在那个时代,就连德国皇帝也曾经从朗格订制钟表作为国礼赠送,所以说起历史底蕴,那也是大大的有啊。

迄今为止,朗格产品线里面几个主要的系列,1815系列以品牌创始人的出生年份来命名,从设计上看它依然保留有工业时代早期的铁路用怀表风格,比如铁轨造型的分钟刻度,以及分针走动时候如同经过铁轨枕木的位置感。这个系列从基础款的小三针做到计时再到陀飞轮与追针计时搭配万年历的高端复杂功能,但是这些铁路元素依然贯穿全系没有变更,是非常好识别的一个系列。

两次世界大战

一家企业总难以长盛不衰,这是个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企业经营不善的衰落只是使人感慨,在外力中难以避免的波折才使人真觉得可惜。家族传承的朗格挺过了一战之后的经济衰颓,虽然有二战前期曾经与另外几家德国和瑞士品牌一样成为德国空军飞行员腕表供应商这段今日已经不太为品牌所提及的历史,但是真正的灾难性遭遇来自战争终结的前夜——就在停战的前一天位于德累斯顿的钟表厂被苏联轰炸机炸成废墟,而接下来苏联人则没收了位于占领区的朗格表厂,时任掌门人瓦尔特·朗格不得不流亡西德,而带不走的表厂被强制与另外六家钟表生产商合并为“格拉苏蒂人民表厂”,宣告了这一百年传承的终结。

这段悲剧性的历史直到1990年才宣告结束,瓦尔特·朗格在柏林墙倒下之后回到故乡,面对着失去全部厂房、机器、员工乃至产品的现实,重建的品牌以非凡勇气浴火重生,1992年成功注册了标志性的大日历专利技术,而两年后的发布会上,这项技术就重新在印着Lange字样的盘面上闪耀了。

朗格涅槃

1994年是Lange品牌浴火重生的一年,圆形偏心盘面的Lange1系列、长方形又有着弧形短边的Arkade系列、正统圆形的Saxonia系列和带着标志性陀飞轮的Lange Tourbillion系列同时问世,这意味着品牌真正恢复了设计制作高级腕表的实力。而对于消费者来说,最具标志性和影响力的Lange1系列也从此踏上征途。在那个年代里面偏心盘面设计并不多见,而且朗格大胆地将表盘上不小的空间留给动力储存和小秒针的举措更是别出心裁。从逻辑上说这种奇特设计也有它自身的合理性:使时分指针在小巧面积的同时清晰可读,动力显示功能对于一款手动上链腕表来说也举足轻重,大日历窗口被放在盘面上方却又能够充分协调,同时这种斜向的布局与透明表背之下标志性的四分之三夹板设计前后呼应,又保证了不以任何功能部件去遮挡对于机芯的欣赏。这种设计思路也充分贯彻到本系列的全部腕表之上,无论是那支可以用性感形容的月相腕表、精巧复杂的陀飞轮、还是两地时甚至换成珍珠贝母盘面的女款,一支皮带的Lange1永远不会让你失望。

精细德表

德国腕表一般以功能性和实用性而著称,在繁复纤细上比之同级别的瑞士品牌实际上都有些差别,但是朗格的打磨细致与工艺精美程度却并不输给同级别的瑞士厂牌比如百达翡丽、江诗丹顿或者宝玑,从每一个机芯零件中都可以看到品牌对于工艺和审美的一丝不苟处,无论是能不能直接看见的机芯零件,拆下来用高倍镜看细节的雕刻打磨都无可挑剔。比如朗格用于部分高级复杂款式上链装置中的芝麻链系统,需要专门的制表师在高倍放大镜下用镊子将近乎发丝粗细的细小链条装配起来。这一装置中每一节的链条长度只有0.05毫米、厚度0.25毫米,由六百多节组合而成并能够从整体承受两公斤的拉力。这全套装备必须要制表师手工组合、调校乃至完成细节打磨工作,其生产之艰难也自不待言。

而此外朗格也丝毫不曾停止过对于功能性的探索,除去一直在进步的跳时腕表Zeitwerk系列(在中国表友群体里面爱称猫头鹰)之外,计时表Datograph系列无论盘面还是机芯都无可挑剔,坚固耐用与操作灵敏兼具,一贯被誉为世界上最好的计时腕表。这种探索在有些表款上达到了令人费解但是叹服的程度,比如近乎一枚小怀表尺寸的31days,如其名所示没有什么特别的功能,就是把通常腕表48小时的动力储存提升到了正正31天而已……说实话这是一个轴到满脸黑线的设计,由于日常运动已经无法通过自动上链提供这么久的动能,而光靠手卷表冠对于手指也会成为一种折磨,该款干脆复兴了早期座钟与怀表的光荣传统——在背面开一个大钥匙孔然后用钥匙上链!虽然笔者很难理解究竟什么人会把这款表作为日常选项,但是却也不得不为这种近乎段子一样的工艺追求所折服,如果财力足够想来也是愿意收藏这么一只腕表来娱乐自己的罢?

点击了解德国购物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德国购物退税信息

不要错过


最新



旅行百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