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插件,以确保我们在我们的网站上给您最好的体验。继续浏览该网站时,您同意使用插件。您可以随时变更这一设定,如果想要了解更多请点击以下 链接

保玲姐的DSM


Dover Street Market,这个位于东京的潮店名字可能有些令人困惑。但对于那些更加自我前卫的时尚达人来讲却唯独增加了吸引力。实际上,第一家Dover Street Market——一家集合了众多小众先锋设计师品牌的精品店——在伦敦多佛街(Dover Street)开业。这家店的经营者为川久保玲和其丈夫兼合作伙伴Adrian Joffe,川久保玲也是潮牌Comme des Garçons的创始人

Josh Sims 编辑:Effy ,

位于银座的Dover Street Market不仅仅有Comme des Garçons,同时也有Thom Browne和Balenciaga 等品牌,以及更多低调的日本品牌A Bathing Ape和Undercover。自40多年前Comme des Garçons成立以来,这个品牌已经和Lacoste,Nike,Levi’s,Converse以及H&M等品牌进行合作。其最新的春夏系列是与洛杉矶男鞋品牌The Generic Man合作,推出印花大胆前卫的帆布单鞋。

对于许多年轻的新晋设计师来说,与Comme des Garçons合作不仅是对其设计的认可,更是梦想成真的体现。许多正在用自己的方式攀登时尚高峰的设计师都把川久保玲的成功当做对自己的激励。其中一些设计师发现自己已经借此崭露头角:时下最享誉盛名的男装设计师渡边淳弥,就是在Comme des Garçons的羽翼下发展出了自己的品牌。

某种意义上来讲,对川久保玲的崇拜可以归结为她对完美细节的痴迷:“即时的满足感让我担心我将会失去下一个灵感,”她说,“我永远都要保持对设计的饥渴。只要还在做我现在做的事情,我就会继续向前走。”但这也使得她的设计具有了挑战传统的能力,对女性时装进行变革而不只单单增减样式;解构服装风格几近摧毁其风格;设计套装而混淆其中的性别差异。这使公司成长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企业,产品畅销于著名的零售商如日本国宝级殿堂伊势丹(Isetan)百货。

1981年,川久保玲第一次在西方展示其设计。在某种程度上,重新把极简主义黑色看作是永恒时尚色还要归功于她。当时人们仍觉得黑色只适合用于葬礼。毫无疑问,能够让她打破传统的动力就是她自学成才的经历。她原先在一家化工公司的广告部上班,当时她觉得没有衣服适合她穿,于是她就开始为自己制作衣服。她认为:“当时,做我自己想要而且适合我的东西非常重要。”

从店铺到香水,这种追求独立精神的创作后来都得到体现——Comme des Garçons开创了游击店的概念。对于香水,她没有选择打安全牌,而是推出了非同寻常的古怪香氛,混合了焦油、烧焦的橡胶,指甲油和干洗剂(也许是对她曾经的工作致敬)气味。品牌所有的香水都是中性化的,这又一次打破了传统。

正是因为这样打破常规的决心,Comme des Garçons这个名字在时尚界享誉全球。但是品牌背后的这位设计师却四十年无人知晓。川久保玲行事低调,甚至在公司名称的选择上——一个她喜欢的法语词也是为了避免让她在自己的秀上喧宾夺主。

“我经常说我不是艺术家,”她说,“对于我来说,时装设计是商业,是挣钱的一种方法。这是我的工作,是我在做的事情。但这也可能起源于想要帮助人们更加自由和独立。通过时尚鼓励人们去追求自由和独立是一种很好的办法。这样简洁方便,因为人人都要穿衣。努力工作,变得更强,团队协作——时装设计是展现这些价值的好方法,这对于我来说非常重要。”

不要错过


最新



旅行百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