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插件,以确保我们在我们的网站上给您最好的体验。继续浏览该网站时,您同意使用插件。您可以随时变更这一设定,如果想要了解更多请点击以下 链接

  1. 主页
  2. 目的地
  3. 日本
  4. 东京 东京

文泽尔的钢笔专题之日本篇


看过了美式钢笔的狂霸炫酷,再来看看日式钢笔的奢华婉约

文泽尔 ,

不知其他人如何,反正我最近在谈业务时,一而再再而三地遭遇热衷于低调炫耀的土豪,已到了不吐槽一番不能善罢甘休的境地。

比如某位西装革履的瘦先生,随身本用的是黑面简约、朴实无华的灯塔,见我拿出filofax的Malden紫色活页本,便是好一番赞叹感慨,说我品味如何如何。然后开会,发现我握着一支意大利Delta厂牌Dolce Vita“甜蜜生活”系列的金尖钢笔(赛璐珞粗短复古风格的橙色笔身,常被钢笔爱好者们亲切唤为“小橙棒”的设计),立即又是称赞。叽里咕噜半天之后,终于来了一句:

“还没用过Delta……对了,我也带了钢笔,不妨交换用用看。”

说罢抛出一支Montegrappa的Chaos金版,哽得我哑口无言。

怎么说那心情呢,类似浪琴石英部门遭遇沛纳海Mare Nostrum,总之一支顶我一百支了。

我对钢笔毫不讲究,中学时代长期使用英雄616,接着便转投圆珠笔和百乐水笔怀抱。直到创业两年多后,商务应酬逐渐增多,才想起要提升书写需求。妻子是文具控,却不是钢笔控,唯一有些在意的是日本PLATINUM“白金”牌的NICE“尼斯”透明笔杆玫瑰金钢笔,还有型号为PNB-10000的教堂蓝。说到日本的钢笔大厂,无非PILOT百乐、白金和SAILOR写乐。钢笔在日本叫万年笔,这个说法乍一看来,似乎是“可以一直使用很多年”的夸张说法。仔细查过些资料,却发现有种或许更靠谱的提法:日本首位贩卖钢笔的商人名叫金泽万吉,推出产品时的名字是“万さんの笔”即“万先生的笔”。一直使用这个称呼,叫着叫着就谐成“万年笔”了,也算是暗合使用长久的意愿在。

既然已经提到日本钢笔,干脆就在本篇里继续聊下去。三大厂中,白金和百乐的设计似乎更具流行风,但写乐的高端钢笔却尤为本土化:即使同样使用赛璐珞或者硬质橡胶作为笔杆材料,在写乐笔杆上会出现金色锦鲤、岁寒三友、蝶恋花等主题。黑底金地的配色,复古杆型配以木盒包装,如清酒酒标般贴上手工白纸,以及黑色的神代、芝居或者勘亭流字体,尤其受到老派大和人欢迎。诚然,百乐也有“研出平蒔絵”系列的赤富士、桜吹雪、凤凰及双鹤等作品,但实物感觉总使人误会为欧洲笔的日式追逐,多少缺乏“本格风”。仔细思量其中原因,大约是因为“研出平蒔絵”的原型基础是743系列,而该系列却是典型的意大利形制吧。反正,这都是百乐更换会社负责人、国际化后的结果。

我所见过“蒔絵”作品的至高点,却是白金的3776笔型之下、制笔师大下香苑倾力完成的作品——叫做“加賀蒔絵滝山水”的厉害家伙,整根笔如同浮雕般俊美,配以水曲柳木盒、腥红天鹅绒内衬、复古瓶墨水及限量证书,本格到不能再本格了。

但这却并不是最本格的日本钢笔。想当年,百乐那支名为Black Urushi Emperor“黑漆臻极”的素色金尖作品,尽管笔身也不过是强化橡胶塑型及打磨,但因为极简造型及日本传统漆艺的使用,反而赋予某种以工匠之心追求极致的意境——空无一物,却能够以“无”来营造震慑感,这便是我所知日本制万年笔的顶点了。

实际上,在面对国际化时,白金公司内部曾出现过激烈的争辩和分野斗争。1997年,旧白金恪守日系风格的部分工匠,和公司创始人的曾孙一道离开白金,成立了Nakaya“中屋万年笔”。值得一提的是,“中屋”原本即为“白金”在1919年创办之初的本名——建立中屋,似乎该算是工匠们对“大和万年笔”精神的回归。中屋制造的钢笔均是松木盒装,边缘精心打磨,盒盖并以朱肉盖印,十足的昭和风格。有趣的是,只要有一张双币信用卡,无论在全球任何地方,均可网购中屋钢笔:这种钢笔是完全手工定制的,只要能够递上设计书,甚至连“Completely original model”这种苛刻的要求都能完成。一般人也有诸多笔身和笔尖细节可以操作,甚至能做出比普通钢笔都要更粗、更长的笔。付款之后,等待一段时间,钢笔就会通过国际包裹送到自己手中。现存款式里,风格最鲜明大概是“寿老人”和“西王母”这两个宋画款,价格方面自然当然也绝不含糊。

三大厂之外,仍有不少秉承个性理念制笔的厂牌乃至工匠作坊,甚至“国宝”级钢笔大师数量也不少。川洼克实,使用定制车床将特种硬橡胶打磨出类似紫檀木的观感,并以此来制作笔身。笔体造型与德国e+m黑橡木自动铅笔多少有些相似,配以黑底和金饰,创造出浑然天成的古朴感。历经四代笔匠辛苦耕耘的Hakase“博士”牌钢笔,却不止使用硬橡胶材质,更与各家欧洲名笔争雄,运用硬度大不相同的犀牛角、象牙、玳瑁、赛璐珞等名贵笔身料,造出不亚于欧陆工匠的名笔。然而,以田中晴美大师为代表的Hakase,太过追求用料昂贵,却逐渐陷入了风格雷同的泥淖。

钢笔界最受欢迎的作坊厂牌,毫无疑问是大西制造所——大红大紫的Pent Symphony系列,几乎已到了钢笔控们人手一支的地步。

充满回忆的阳光(全橙色)、明媚的心之风景(全樱花粉色)、娴雅的花之回廊(樱花粉色笔身加湖蓝色笔盖——也即所谓“回廊”衬景)……Pent Symphony如此少女的取名方式,以及统一“嫩色”的赛璐珞材质,出乎意料地在欧洲占统治地位的赛璐珞材质上打出了一片崭新的日式天地。笔顶镶嵌一枚XILION Chaton水晶的四叶草系列作品“梦樱”(更粉嫩的樱花色)和“海面的星屑”(近似缅甸玉色),颜色更是嫩到无以复加,完全面向真少女,商务人士怕是得敬而远之。

可惜大西有些款型,与欧美赛璐珞专精的几个厂牌实在太过相似。“黄昏追忆的归途”简直是手中Delta那支“小橙棒”的翻版。诚然,派克Parker的Pen of Peace和平之笔限量版,所使用的款型也是相似得过分——三款真伪“小橙棒”放在一起,不玩钢笔的人大概会以为是同厂的量产型,只是略微有些区别而已。

不要错过


最新



旅行百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