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使用插件,以确保我们在我们的网站上给您最好的体验。继续浏览该网站时,您同意使用插件。您可以随时变更这一设定,如果想要了解更多请点击以下 链接

川久保玲的“中间艺术”


中间的艺术“(Art of the In-Between)非常有远见地模糊了艺术与时尚的边界,这是川久保玲本人最为自豪的理念。

Kirk Liu ,

2017年初夏,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星光熠熠。Rihanna穿着一袭Comme des Garcons的鲜花盔甲,搭配上系带高跟鞋,在一片清奇中杀出重围,如此难驾驭的裙装居然在这位天后身上全然成立; Kylie Jenner穿着Versace的花边连衣裙,而Versace的设计师Donatella本人自己身上则穿着一件与她淡金发色交相辉映的闪亮黄色外套;当晚云集的还有超模Anna Cleveland, Natasha Poly, Gisele Bundchen, Karlie Kloss, Naomi Campbell, Stella Tennant, Grace Hartzel, 孙菲菲,刘雯等 设计师川久保玲,Rick Owen以及其伴侣Michèle Lamy, 《VOGUE》美国版主编Anna Wintour等等。

如此阵容一年里大概除了奥斯卡和格莱美,也就是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以下简称Met Gala)能够做到了,今年Met Gala的主题不是别的,正是川久保玲她本人:Rei Kawakubo/ Comme des Garons: Art of the In-Between,这亦是30多年内,该博物馆首次以在世的时装设计师为主题的展览。

“一般来说,我一直在生气”,在这场盛会开始的几周前,川久保玲告诉时装评论家Suzy Menkes,不知道在Met Gala上她看到这些打着“致敬”名号的名人们会是一种怎样的心情,至少在红毯上,她一脸“我不在乎你们在做什么”的表情很好地传递了她作为这个世界上最著名朋克的素质。

去年三月,这个世界上最朋克的女人在伦敦最著名的Dover Street重启了她的多品牌集成店Dover Street Market,在停业装修新店之后,包括川久保玲自己的品牌Comme des Garcons和Play在内的下属 12 个支线品牌都已重新在这栋乔治亚时代风格的古旧建筑中继续售卖,从2004年起,川久保玲就把这个大本营建立在Dover Street上,并平民化、有趣化了市集这个概念,为新锐设计师。尤其日本的新锐设计师提供了一份乐土。

新店的面积是老店的三倍大,从外观上参照了70年代伦敦的Kensington Marke市集,有了更多自由空间,更像是一个艺术展示基地。如今Dover Street Market已经是时装爱好者前往伦敦除了Browns之外的另一个朝拜之地,这里几乎涵盖了川久保玲所有的意识形态。

而在今年三月,最新的川久保玲的秀场上,模特从粉红色的空间中走出来,穿着成型加工的橡胶、胶带以及地毯衬垫等模制的服装在身上,似乎只有Comme des Garçons x Nike Lab的运动鞋与当代时装有着一丝的联系,一切看起来都那么不同寻常,而这些反叛的因子却在川久保玲的秀场上看起来如此和谐。

川久保玲的设计哲学是与日本文化紧密相连的,比如说充满禅意的不对称和无规则的设计理念,从小小的红色婴儿装到全黑的大面积蕾丝,这也是日本文化中的哀悼色彩,用蝴蝶结与白色棉花捆绑并包裹住的身体,用黑而浓密头发遮蔽的面部,都贴上了“生命/损失”(Life/Loss)的标签,从慢着日本文化中对“正”与“负”的思考。再者,川久保玲的设计挑战了根植于人们心中对传统女人着装的看法,拒绝遵守公认的轮廓和身材概念,她从服装出发,将面料与设计畸变,以一种趋近于朋克的方式将人体和社会的联系用最令人费解的设计表现出来,在成堆的面料堆砌中,填满了虚无而矛盾的美学。

这个名为“中间的艺术“(Art of the In-Between)的大都会博物馆展览则最好的体现了川久保玲根植于朋克的艺术:在这里,你可以近距离地观赏到川久保玲着迷的肿块解构、褶皱与不对称、以及著名的填充设计。一直以来对传统回顾展形式万分厌恶川久保玲为了这个展览贡献出了她最大化的“妥协”,即便川久保玲本人不愿回忆过去,但是时装学院策展人Andrew Bolton却依旧将它打造成了一场大型川久保玲时装艺术的回忆,但多了些许思想上的解放和充满诗意的探索。“在大都会博物馆这个’美好时代’的建筑里,把Comme des Garçons的世界安放进去。” Bolton如是说。

无论是谁走进这个展览,无论他们看到的这个展览是什么样,都毫无疑问地能够设计界限的最大可能性

不要错过


最新



旅行百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