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亚文化时装已趋于主流


风向一直在变,从Grunge到Normcore再到Hipsterism,如今,亚文化这个词趋于滥用使得人们开始避而谈之,却又不得不谈,你必须承认,人们对于这种来自街头与地下的青年文化潮流达到了前所未有迷恋程度

美图集锦
Kirk Liu,

Pigalle和Craig Green火了,Gosha Rubchinskiy非常火,Vetements已经火爆了。这些主打亚文化的品牌如今占据着时尚界一席之地,而且在不断壮大。

风向一直在变,从GrungeNormcore再到Hipsterism,如今,亚文化这个词趋于滥用使得人们开始避而谈之,却又不得不谈,你必须承认,人们对于这种来自街头与地下的青年文化潮流达到了前所未有迷恋程度。

我们来谈谈Gosha Rubchinskiy,在他的设计里,充满了东欧色彩和后苏联意味的政治文化元素,Gosha Rubchinskiy的服装并不是像Vetements等同类那样强调解构和比例,甚至没有什么新意。Pitti Uomo男装周,Gosha Rubchinskiy在一座废弃的卷烟厂发布了他的2017年春夏系列,这是佛罗伦萨最具有苏联风格的现代主义建筑,这场秀直接把嘉宾带回了80年代的莫斯科奥运会,这也许就是Gosha Rubchinskiy的心/新意,“我想做些出乎意料的东西,”Rubchinskiy说,“俄罗斯设计师在Pitti Uomo展示街头服饰——这绝对是人们不会预料到的东西。”

的确,Gosha Rubchinskiy的时装传递的并不是设计本质的技法与美学,而是作为他在后苏联生活观的青年亚文化,即便他本人拒绝贴上“后苏联年轻文化”的标签。冷漠、讽刺、戏谑、怀旧和激进的Gosha Rubchinskiy对于当今的时尚圈一个巨大的审美冲击,同时也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充满巨大吸引力的选择,那些驻扎在伦敦东区和纽约威廉斯堡的时装从业者在愿意购买剪裁精致的名贵奢侈品同时,也愿意话花同等的价格去买一件Gosha Rubchinskiy恶搞Tommy Hilfiger的运动衫,这是一个全新的消费群体,他们年轻且自我意识强大,对于这个族群来说,能被朋友们理解与不理解的幽默感和正是他们所消费的目标之一,  他们想与主流区分开来,变得更酷,蕴藏在Gosha Rubchinskiy服装中共产主义元素和回溯情怀在某种程度上极大的满足了这一点,即便这些人并不知道这背后的意味——西方大爆炸与半个世纪的孤立。在这之前,他们也愿意画上800美金在二手店里买上一只古董包。

Gosha Rubchinskiy在做服装之前就是一名摄影师,在发布了2016年秋冬系列之后他紧接着推出了最新的摄影杂志《Youth Hotel》,限量500本,在正式发售前就已经被预售一空,作为一名记录者,这其中来自东欧街头的原始能量似乎比他的布料更容易触动人。时装、影像和音乐向来是不可分割的艺术分支,独立杂志《Études》也推出了同名男装系列,这个以时装和摄影闻名的文化杂志构造了自己一整个体系的品牌文化,在杂志时期就创建的标志性“Études 蓝也作为男装系列中的重要设计元素,而服装风格走向与当下风靡的街头服饰相匹配。亚文化时装的风行与独立杂志的兴起不无关系,在传统纸媒走向瓶颈的今天,像《Dazed & Confused》、《Fxxking Young!》、《Hunger Magazine》这样的独立杂志和Vice电子媒体的崛起给了亚文化传播一个绝佳的平台,对于性、音乐和其他艺术领域的领悟也空前绝后,如今亚文化再也不是藏在了地下,人们在电脑前点点鼠标就能获取任何他们想认知的文化。

毕业于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同样运用街头音乐与生活方式作为灵感的年轻设计师Nicholas Daley提及到亚文化:“原创和模仿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也很难分辨。但如果存在主流文化,那么一定会有附属的亚文化,这有关从属和反抗。”这是一个时代,或者是一个节气的交替过程,亚文化或多或少会被主流文化收编,随即产生新的亚文化,如今MarniGucci和Balenciaga这样的举着奢侈精品的大牌已经开始尝鲜亚文化的甜头。当Vetements和Gosha Rubchinskiy丢给了时尚圈这个历史地震的同时,也该警惕普罗大众的潮流变化之快,如果不持续给自己注入活新鲜血液是很难像Maison Martin Margiela和Helmut Lang走入神坛,毕竟我们眼前摆着Hood By Air的活例子。

对于那些承担不起Vetements高昂价格的青年们,Vetements和Gosha Rubchinskiy带给他们的是一种关于个性与艺术的时尚生活方式,有的人想要关注,有的人想要社会地位,有的人想表达自己的政治艺术观点,而有的人只想变得酷一点。

Raf Simons的前助理,Robbie Snelders,在给时装独立杂志《Assistant》做采访时说到:“上次我走进一家酒吧,我突然意识到,我是唯一没有留胡子的人。我对胡子没有任何意见,但是,真的,每个人都穿Lee的牛仔裤和格子衬衫,我们再也看不到任何明确的喜好。亚文化的消失令人感到惋惜。设计师试图传达这种地下风格,但一下就变成了主流——每个人都在穿一样的衣服。”

点击了解英国购物退税体验

点击查看更多英国最新资讯

不要错过


最新



旅行百宝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