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攀设计高峰


通过将传统工艺和古怪幽默相结合,奥地利新生设计师正在冉冉升起,请看Josh Sims的报道。

专题故事

可移动式抽油烟机和壁挂式小型烤面包机这些适合小厨房的理想配置,只是Inseq在维也纳的设计工作室创造的奇特而实用的产品中的两件而已。经典的简洁设计是室内装潢专家F Maurer的标志风格,他的代表作是“可倒置”酒杯和羽毛吊灯;而幽默则是Markus Gamsjäger所设计家具的主要特征,这位设计师兼制造者以“可以坐的雕塑”来描述他的无面木马和布料装饰的回收桶,两件东西设计巧妙的同时亦引发争议。

鉴于这种多样性和原创性,就很难令人理解为什么奥地利没能拥有如意大利、荷兰和斯堪的纳维亚国家所享有的设计声誉。Inseq Design设计工作室的创始人Jakob Illera指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奥地利拥有世界一流的设计产业,但战后没有被完全恢复起来。”奥地利战前最著名的设计行业组织Wiener Werkstätte,或称维也纳讲习班,是在1903年成立的汇聚艺术家、设计师和建筑师的社团组织,当时的宣言是为大众提供高品质的设计作品。凭借其多领域的尝试和对一流工艺的重视,它成功地设立了产品设计的新基准。

在奥地利工作且已荣获多项荣誉的产品设计师Thomas Feichtner说:“我们正在创造全新的奥地利设计语言。这是一种趣味和实验性的混合,是汲取其他国家设计特点之后的国际化组合,但又不循规蹈矩,比如说,既不是德国的那种古典,也不是意大利的那种异想天开。”根据奥地利设计基金会的数据,41%的奥地利现有产品和工业设计公司是过去14年中成立的,主要以维也纳和格拉茨(Graz)为中心。在上世纪20年代设立的代表所有领域设计师的机构Design Austria现拥有1300多名成员。

在某种程度上,这和奥地利工艺传统上对新方向的采用是相一致的。因为来自大规模生产国如中国的竞争越来越强大,再也不能在价格上拥有竞争优势的奥地利专业制造商,包括在19世纪20年代创立的传统玻璃制造商Lobmeyr,现在都与设计师如Feichtner合作,为产品注入当代特色。Feichtner 说:“这是将带有明显奥地利风格的工艺和设计融合在一起,而且这两者既富亲密感又具地域性,而不是集中于那种在全球范围内风行一时的塑造‘超级设计明星’的方式。”与此同时,其他设计人员则重归传统工艺本身:Renate Hattinger的陶瓷大脑和心脏为将人体器官作为容器的想法增添了更多创意。

根据Claassen & Partner的设计师Sophie Birkmeyer的看法,也许这种传统就是为什么奥地利设计似乎特别善于融合概念和装饰;她认为,这是一种“非常适合营销”的风格。她补充说道:“人们提到奥地利设计,可能仍然认为其就是水晶吊灯,但尽管这种风格是传统维也纳工艺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里对新设计也有越来越多的兴趣。事实上,我们最近从柏林迁往维也纳,正是因为这里的创意环境现在更加有凝聚力。这个城市在欧洲的中心位置,也使其如海绵般吸收不同文化影响,这同时也反映了维也纳人的心态。”

教育及推广活动也为这种新的活力提供了更多协助和支持。2009年第三届“维也纳设计周”(Vienna Design Week)大约吸引了19,000名观众,还有“纯奥地利设计”(Pure Austrian Design)作为产品设计平台机构;通过这些努力,奥地利设计师在国际舞台上的知名度正在迅速增长。维也纳Kabiljo Inc的设计师,维也纳科技博物馆前艺术总监,曾经在维也纳应用艺术大学任教的Dejana Kabiljo解释说:“这里的设计学校也正在建立良好声誉,每个策展工作都致力于创造一个活跃的氛围。”她补充说,即使是年轻人才,也可获得资金支持。2009年的热门“红点”(Red Dot)设计奖得主,创意工业产品公司(Creative Industrial Objects)的Valentin Vodev补充说,近年来,奥地利政府已越来越意识到“不支持这里的创意产业就注定会输掉比赛,因为人才已经在这里了,但需要帮助来把他们留在奥地利。”

如果一个国家的设计力量要增长的话,这确实是至关重要的。但是,Illera解释说,奥地利消费者在设计品位上仍然更多地偏向古典传统,而不是现代风格。加上我们企业文化通常是保守的,这对创意产业没有起到积极的拉动作用,反而逼迫设计师们 走向国外,而不是在国内,去寻找最佳市场。Illera说:“这里的许多企业仍然不愿与设计师合作;虽然设计是奥地利传统的一部分,但他们已经失去了那种设计意识。这意味着我们奥地利设计师很难在当地找到工作,但这也意味着,我们倾向于更以欧洲范围来考虑问题,所以我认为,最终这会成为我们的优势。”

关于奥地利设计人才正在等待爆发机会,Illera不是唯一做出此预测的人。Michael Tatschl说:“这里现在正进行着一个伟大的设计运动。”他2005年在伦敦读大学时结识了另外两名设计师,他们回到维也纳后,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工作室Breaded Escalope(灵感来源于奥地利国菜维也纳酥炸小牛排),“这个名字当然是一个玩笑,但它让我们联想起奥地利文化和重质量的传统。我们在新的设计中也采用了这一灵感。”

不要错过


最新



旅行百宝箱